免费咨询热线:400-0808-380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资讯 > 论文常见问题 > 我国现代境遇下的学术期刊出版

我国现代境遇下的学术期刊出版

时间:2013-04-09 点击:
  学术期刊与其他期刊相比,需要有更多的特殊秉持,如严谨的科学精神、丰厚的文化底蕴、深刻的人文情怀、独立的学术品格等。然而,时下我国学术期刊的姿态却着实耐人寻味:焦躁而落寞,于市场湍流的裹挟下实施着一场群体性的精神逃亡。笔者尝试从中寻找一种理论关联来透视学术期刊的种种现象,然众里寻他却无法摆脱灯火阑珊处的“后现代”梦魇。
  学者们归纳了“后现代”的种种特点,突出强调其具有否定性、非中心化、碎片化、反正统性、不确定性等,造成了诸如思想观念的多元共生并存、文化的大众形态、社会的商品性和消费性、生存的网络化和复制性及大众传媒的无孔不入等。有人说“后现代”与其说是一个时代,倒不如说是一种与社会心态、生活方式、社会文化相对应的思维方式、价值立场和态度;它既包含着创造性又隐含着破坏性,既显示了西方文化积累的积极成果又表现出了消极性,它是希望和绝望共存、正面与反面因素汇集的矛盾的社会文化生命体。① 
  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的“后现代”,有如业已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学术期刊(特别是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作为传媒形态中的一种,必然受其影响。本文拟借此描述我国学术期刊在这种社会文化境遇下表现出来的种种尴尬之态。 
   
  一、市场狂潮下遮遮掩掩的商业经营 
   
  市场经济狂潮将思想和实践上尚未做好准备的学术期刊推入两难境地。一方面,学术期刊向来由主办方提供办刊经费,文人为文向以载道经国为大业,而不论谋财经营之道;另一方面,文化出版业改革来势凶猛,许多期刊纷纷转企改制市场化,成功者腰缠万贯如云汉灿烂,失利者则遭到市场规则毫不留情的扫荡。在金钱利益驱使下,“版面费”在学术期刊行当中应运而生且愈演愈烈。由此形成以学术期刊发稿为业务、以牟利为核心的“版面费经济”,出现了代写的枪手、代发的掮客和统筹各环节的中介公司等灰色产业链。 
  有人曾做过估算,在我国现有近大约6千种学术期刊中,90%的理科刊物和70%的文科刊物都向作者收取版面费,其标准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有的还出现每字一元的高价。2007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有关负责人透露,国内科技期刊总收入的36.2%来源于文章发表费。以2007年全国在读研究生计,超过165万的研究生按照每个人三年必须发表一篇文章,每篇文章版面费800元来测算,每年就有4.5亿元的资金在这个市场流动。②有报纸曝光一家名为《商场现代化》的学术期刊的敛财之路:该刊曾入选2000年版、2004年版全国贸易经济类中文核心期刊,于是逐渐增加了刊登论文的数量,由月刊改为旬刊,由2004年前的每期138页刊文80篇,增加到每期近400页刊文200多篇,按其所列价目表每版面收费600元计,四年内仅版面费收入就达数千万元。③此案中,钱稿交易的行迹着实太离谱,现实情况中,大多数收版面费的学术期刊还是遮遮掩掩巧言装点,或多少顾及一下微薄的学术门面。 
  学术期刊收版面费的原因多样,有缘于“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转型,有迫于创收指标的压力,也有因为办刊经费不足的。何祚庥院士认为,目前国家和主办单位对期刊的经费支持足以满足一本刊物基本的运转需要,而很多期刊收取的版面费是补贴给了编辑自己。④对学术期刊收取作者版面费有两种针锋相对的看法:有人认为其具有合理性,是学术期刊的存活之道,甚至是“国际惯例”;但更多的声音却是将其视为导致学术腐败、制造学术垃圾的“毒瘤”,更有人从法律上分析其不仅违反《著作权法》,且符合单位受贿罪的构成要件。⑤ 
  然而,一面是学界对“版面费”的口诛笔伐,一面是学术期刊的三缄其口、我行我素。不难理解,年复一年的评职称、晋升,研究生毕业及年终评优、奖金评定乃至工作量计算等都需要有论文做砝码,巨大的发文需求与有限的学术出版资源的矛盾,加之利益的诱惑与不尽合理的学术评价体制推波助澜,使期刊版面成了明码标价可供寻租的摊位。在不平衡的供求中,金钱成了发表论文的门槛,作者与刊物之间构成了买与卖、消费与被消费的关系,学术期刊在规则外羞答答地从事着“卖血”式的商业经营。更有“文化工业”的咄咄逼迫和传媒产业化的裹挟,学术期刊的小众传播难挨生存的清冷孤独,形而上的学术怎敌资本的强力渗透?学术的金钱“潜规则”日益显化。 
   
  二、高蹈的学术陷入大众文化的重重围困 
   
  在目前大众文化、精英文化和主流文化三种文化形态并存、相互渗透的情状下,最边缘化的无疑是精英文化。学术期刊作为精英文化的主要载体,在“后现代”境遇下不免陷入大众文化的重重围困之中。 
  曾几何时,娱乐界和商业界流行的“排行榜”也渐为学术期刊的重要评价方式之一。四年一度的北大版“核心期刊”遴选业已成为众多学术期刊界的“奥斯卡”,而由此诱发的种种类似“核心期刊”的遴选和评比也纷纷出笼,使尚有一定学术公信力的“核心期刊”被异化。某些机构制造的学术期刊年度“排行榜”尽管已为许多学者和业内人士所诟病,却依然在体制与环境的支撑下左右逢源。本来,一定程度上可作为学术期刊价值参考的引用率、转摘率、点击率等“影响因子”却成为入榜排座的主要依据,于是学术期刊之间不惜“抱团取暖”般地相互制造着引用和点击数据,严肃的学术质量标准及评价在对“排行榜”的追求中,演绎成圈子中自娱自乐的游戏。而学术期刊中的种种醒目名头,不少已沦为如法兰克福学派学者霍克海默等所说的“失去质量的符号”,一种再没有别的引申意义的标签。⑥为了进入评比程序,学术期刊千方百计地揣摩组织者的意图,按其规定的“标准”模式投其所好组织生产。评比者们的条条框框成了学术期刊办刊规则,登上排行榜或获得金字招牌成为办刊的追求。在此指挥棒下,学术期刊论文发表于类型化中弱化了其最宝贵的独立品格和办刊个性。 
  在学术期刊的网络出版正成为行业热点话题时,一些作者借助迅捷、自由的网络,将论文的主要观点和内容先期发表在博客或有关网站上,期刊得到文稿时已成明日黄花。同时,网上海量信息获取的简易便捷也为学术剽窃和造假者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丰富的素材,而制作好论文只需轻点鼠标便可群发各编辑部,一篇文章在两三种学术期刊重复刊出的并不鲜见。也许学术期刊的编辑们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心惊胆颤地工作,每一篇来稿似乎都需要被当成疑犯在网上搜索盘查,于是各种防学术造假的软件也纷纷研制出来,被当做编辑部的防御工具。到2006年,我国的论文发表数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而80%左右的国际论文却分布在零被引区和低频被引区。⑦ 
  在所刊载论文的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上,学术期刊在“后现代”境遇下进入了一个中心丧失、多元化众声喧哗的时代。曾经使用娴熟的一套学术语言在各种理论和方法轮番登场的试验中进行着“大换血”;在怀疑主义的语境中各种已确立的价值和意义都需在“颠覆”与“重写”⑧中重新确认和命名。标着“后”“非”“反”“新”的种种“主义”成了炙手可热的词语和理论圭臬。再就是研究视角下移,不仅大众文化中林林总总的奇闻轶事堂而皇之地涌进了学者的视野,更有不少研究选题沉溺于历史和现实的枝节末梢中猎奇斗艳,甚至制造着学术噱头。浸入了流行时尚与快餐消费元素的学术期刊向多样化、民间化、边缘化靠拢,著名专家学者纷纷走出寂寞书斋,频频登台“献说”,形成了理性的精英思考与感性的大众狂欢联袂共舞的局面。 

  三、转型中文化精英生存的困顿 
   
  在呈现“后现代”色彩的社会转型期中,面对现实的变化不居与文化精神的流动莫测,心灵脆弱的知识阶层首当其冲地遭遇困惑与尴尬。容纳多元与差异的宽松环境,一方面使各种思想和价值观念有了充分表达和实践的可能,但另一方面是传统道德价值体系的消解和新的道德价值体系尚未形成,产生了去者已去、来者未来的时代“断裂”。市场化与大众文化勃兴中的“元叙事”危机使知识分子的神话不再,精英文化无法摆脱自身失落和被边缘化的宿命,走进如利奥塔所揭示的“知识分子的坟墓”。 
  围绕在学术期刊周围的编者与作者,无疑也被清晰地烙上“断裂”的时代印记。如曼海姆所称 “漫漫长夜守更人”,也如陈寅恪所说“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人们大都把怀疑和批判精神作为知识分子的显著标志。因此创办报刊杂志便成了他们表达和传播自己思想观点的重要方式之一,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那些骁勇战将创办种种“同人刊物”的事迹便彰显了这一点。改革开放之初,知识分子们在积极呼唤和催生市场经济的努力中功不可没,同时其热忱所至无疑也是渴望在市场化中能够寻找自己新的栖身之所;但他们却自觉不自觉地做了市场的婢女。市场对于知识分子来说,无疑是一把“双刃剑”,学术理论的生长轨迹和精英文化的内在发展逻辑是不能依赖市场逻辑和大众口味来运行的。 
  信息社会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迅速蔓延的数字化生存成了人们耳熟能详的魔咒;高度的专业化分工将人们拘泥于狭小的专业视点内,个人的荣辱得失似乎直接取决于他们的专业成就,从而沦为视界狭隘的技术匠人或图谋功利的知识庸人。知识分子精细的专业化也是后现代社会的一大特征,它使知识分子淡漠了对人与社会的终极关怀,腐蚀着他们的独立性和批判精神。⑨不仅学术期刊的作者受如是影响,学术期刊的编辑出版者也概莫能外。可以看到学术失范现象中蕴含着普遍的道德困境,应该说,学术失范包含着知识分子的立场和操守问题,更涉及学术制度体系的构建问题,关涉着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及道德与制度的构建。 
   
  四、结语 
   
  “后现代”是西方学者对现代性之后的社会文化流向的一种思考和指认,同时也是对现实社会形态的一种反映;它既是一种理论思潮,同时也是一种社会发展的逻辑产物;它作为现代性的一部分,既承继其母体的种种特质,同时也给予其强烈的批判和反叛;它给人们带来许多憧憬与期许,同时也伴随着种种的纠结与困惑。在语焉难详的社会转型期,必然饱含着复杂性和多样性,诸如市场经济带来了富足与活力也带来了唯利与冰冷,多元化带来了宽松与自由也带来了虚妄与破碎,大众文化带来了多样与丰富也带来了轻贱与喧闹,计算机网络带来了迅捷与便利也带来了人情的疏远和道德相对主义的盛行等。身临其境的我国学术期刊及与此关联的学术文化,在价值取向等方面须在鱼龙混杂中独具慧眼,葆有学术的纯洁品质和坚定信念。同时,包括学术期刊在内的学术环境的净化,需要为学术者具有超越性的道德内省和自律,坚守知识分子作为社会良知的精神制高点,肩负起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但道德关系受制于社会经济结构的性质,对知识分子集体的理想期许不能取代其作为现实个体所具有的局限性。因此,在体制的大变迁中迫切需要相应的制度重构和新范式确立。目前层出不穷、触目惊心的学术弄虚作假实为历史罕见,这与转型期中制度的明显供给不足有着直接的因果关联。故为达到学术的规范和环境的净化,更需要完善而有效的制度做规约和保障,积极建构科学的学术创新体系和评价机制等基础性要素,只有这样,学术期刊才有望实现有效的突围。 
上一篇:谈大学出版战略以及学术的创新
下一篇:新闻出版法规与新闻出版标准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