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热线:400-0808-380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资讯 > 论文常见问题 > 数字出版的兴起与学术引用的变革

数字出版的兴起与学术引用的变革

时间:2013-03-15 点击:
  数字出版改变了人们的阅读、创作方式,这一趋势也自然影响到了学术论文的创作。与其他创作不同,学术论文的创作更多依赖于前辈学人的积累并强调知识谱系的完整。所谓“学术”的建立,实际上是在先贤们搜集的材料和提出的论点的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因此,引文和注释通常在学术论文中占相当大的比重,在某些论文中,引文和注释的篇幅甚至会超过正文。所谓学术论文创作规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引文和注释的规范。数字出版的普及让学术论文创作面临着新的问题,尤其表现在引文和注释方面,亟须新的解决方案来化解。 
  一、数字出版——学术引用的新挑战 
  数字出版首先表现为一种技术进步和媒介变革。在以数字出版为基础的信息传播流程中,文本、图像的表现与传播都无须再借助于纸张、油墨和印刷技术,而代之以液晶屏幕、电纸书屏幕、光磁存储和二进制技术手段。以数字出版为基础的学术创作,在物质层面上的表现形态必然与此前基于印刷术的学术创作截然不同:文字不再附着于纸张之上,而是被编码为二进制数字;书籍也摆脱其印刷形态,而变成各式各样的能被终端解码的文件;阅读者所面对的不再是丰富多彩的印刷品,而是相对单一的阅读终端。这样,“学术”得以成立的物质基础脱胎换骨。如果说传统学术的面貌是“从一本印刷品到另一本印刷品”,借助于引文的印刷形态,进而编织成为学术体系,其物质表现是庞大的图书馆和各种印刷品,那么以数字出版为基础的学术将是“从一个二进制文件到另一个二进制文件”,借助于引文复制和超链接来编织成学术体系,其物质表现是海量存储的服务器和各种各样的阅读器。 
  上述变革将导致文本发生巨大变化,最严重的问题就是“页码失义”——数字时代,文献的存在形式其实是一种“文本集” 
  (考虑到多媒体在数字文献中的存在,也可称之为“信息集”)。由于字体、字号摆脱了印刷技术的限制,可以随阅读者的需要而调整,“页码”失去了意义甚至不复存在(在计算机文档中,完全可以不分页)。同时,“页码”作为文献检索和计量标准的意义也会丧失。而在传统的学术论文创作中,其精确性主要依赖于“页码”,页码的存在为论文中的引文和注释保证了严谨性,也确保了索引和复核的可能。一旦页码不再能精确地标志文本,学术论文的严肃l生就会大受质疑,体系性自然也将难以得到保障。 
  目前,亚马逊、苹果、谷歌均在数字出版行业占据重要位置,其出版理念基本相同:专业阅读器、手机、平板电脑和P C构成阅读终端,阅读内容被打包为各式计算机程序,并通过网上交易平台实现购买,使信息传递呈现出高效率、低成本的趋势。这一套数字出版的经营模式对学术创作所提出的挑战是现实而又严峻的。阅读终端上的数字图书所呈现出的只是连续性的字符和插图,“页”不再构成图书的计量单位,前面所说的“页码失义”在上述三家公司的产品中表露无遗。同时,由于几乎所有的数字文档处理软件都提供搜索(查找)服务,文献引文可以直接利用这一功能在数字文献中找到出处, 
  “页码”的功能实际上已经被替代了。学术创作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确保数字文献引用的精确性进而保障学术体系的完整? 
  二、学术引用迎接数字出版挑战的两个解决思路 
  1 细化引注写法 
  面对新问题,一个习惯性思路就是充分利用原有工具,尽可能提高原有工具和解决方案的适应性。经过各种“微调”,在不改变原有策略的前提下,尽量适应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学术引用亦然。在这方面,美国学术界的做法值得借鉴。 
  目前,美国的学术论文创作主要遵循APA(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即美国心理学会)标准或者MLA(the M0dernLanguage Association,即美国现代语言协会)标准。一般而言,自然学科较多应用APA标准,人文、社会学科较多应用MLA标准。 
  由于出版行业不断进步,文献的存储、传播、检索技术也在不断发生变化,APA标准与MLA标准也相应与时俱进,版本不断更新。目前,APA的最新版本为2009年发布的第六版,而MLA则分为为本科生提供的《MLA科研论文创作规范》和为研究生与专门研究者提供的《MLA格式手册与学术出版指南》,其最新版本分别为2009年发布的第七版和2008年发布的第三版。 
  APA和MLA都对数字出版趋势保持了密切关注,如APA标准中就提到“电子传播也引出了多种新式的出版发表模式……要求我们以新的方式跟踪数字信息”,并确立了在学术创作中引用电子文献的一般原则:“电子文献要包括和固定媒体文献同样多的著录成分,以同样的顺序著录,并增加尽可能多的对查找该文献有帮助的电子信息。”APA将数字文献分为:定期出版物;书、参考书和书中的章、技术和研究报告、研讨会和专题研讨会文献;博士论文和硕士论文;书评和同行评论;音视频媒体;数据集、软件、仪器和测量工具;未出版作品和非正式出版作品;存档文件和收藏文件;互联网公告栏、电子邮件列表及其他在线社区,共计11类,但标注测量大同小异,其基本格式是“印刷本引注+检索网址(URL)”。 
  例如,参照APA标准,如果引用一篇互联网上的博客文章,其注释可写为: 
  Bill Lee(2012,August 13).Marketing IsDead.[Blog].Retrieved from http://source.yeeyan.org/view/447800_57c 
  而在MLA标准中,显然更加注重信息传播的网络在线特征,在“MLA科研论文创作规范”中,更侧重于“在线出版”(Web Publication)所涉猎的问题,而不是“数字出版”(DignalPublication),其第七版“出版前言”也称“专为网络时代的学术创作重新撰写……优势在于详细介绍了如何利用网络技术进行学术研究,并准确评估网络资源的价值和可靠性”。而且专论“在线出版”(Web Publication)的篇幅是“数字文档”(Digital File)篇幅的九倍,这与APA标准有明显不同。MLA标准并不完全否定URL的作用,但明确质疑其应用于学术引注的价值:“URL链接的价值是有限的,它们经常变动、只能为某些用户和在某些时段使用、拼写过长也过于复杂,极易出错。”而用户在实际应用的过程中,也很少利用URL来进行复核,而是直接使用搜索引擎搜索引用文献的题目、作者、关键词来寻找原文。根据这些情况,MLA就提出了另一套解决方案。
  MLA的方案侧重于数字文献的关键信息而不是URL地址,故而,按照其媒介形式将数字文献分为:仅引用于互联网的文献、同时有互联网和印刷版本的文献、同时有互联网和其他媒介版本的文献。在MLA标准之中,来自数字文献的引用被要求注明一切有利于检索和标志文献性质的关键性信息,包括数字文献名称、责任者(作者、编辑者、导演者等)、来源网站名称、网站架构者或赞助者、作品版本号、媒介类型(Web文本、音频、视觉艺术品等)、引用时间(含年、月、日)。URL的重要性被降级,仅仅在认为有必要的情况下,才需附上URL地址。 
  例如,参照MLA标准,一篇来自互联网的博客文章的注释可写为: 
  Bill Lee.“Marketing Is Dead.”Yeeyan.org.13 August 2012.Web.19 August 2012. 
  无论APA标准还是MLA标准,都是试图尽可能拓展注释本身的弹性,以适应数字出版的兴起,进而维持学术体系的严密完整。但这一思路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注释的精确性无论怎样拓展,所秉持的仍然是印刷时代的逻辑,仍然无法面对数字时代信息源的不确定性,也无法面对数字文献的“信息集”形态。APA和MLA在这条路径上的努力,已经到达了传统注释模式的极限,但效果却难称理想。于是,就出现了完全不同于这一思路的另外一套方案——提高数字文献的标准化水平。 
  2 标准化数字文献 
  既然传统的注释形式无法保障对数字文献的精确引用,那么通过改善和提高数字文献的统一性和可检索性,进而保证其精确性就成为了另一种可行的选择。现在,提高数字文献的检索标准化水平是学术引用发展的另一大趋势,而这一思路主要是通过DOI系统的建立来实现的。 
  DOI即Digital Ob_ject Unique Identifier的缩写,意为数字对象唯一标志符。1994年,DOI由美国出版商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Publishers)下属的技术委员会(EnablingTechnologies C ommittee)设计,其设计初衷在于保护数字环境下知识产权和版权所有者的商业利益。DOI于1997年在法兰克福图书博览会上首次亮相,进而成为数字资源命名的一项标准。 
  相对于传统的URL地址,DOI系统具有较强的优越性。 
  首先,DOI系统使数字文献具有了确定性,克服了URL经常出现的死链、坏链问题。URL仅仅标志数字文献的物理位置,一旦文献的物理位置发生变动,就无法通过它来获取数字文献。而DOI系统则使用了单一地址解析机制——它使用了“句柄系统”(Handle System),“出版商为其每个资源注册DOI时,要同时向Handle System主机提交资源的DOI名称和网址(URL),它们都存放在DOIDirectory中。出版商负责对DOI数据的维护,当资源地址发生改变,如网络期刊文章从现刊目录转到存档目录时,出版商应通知Handle System主机作相应的改变,以确保链接的有效性。当用户点击资源的DOI索取信息时,用户的请求被传送到HandleSystem服务器上,Handle System服务器将查询DOI Directory,然后将DOI解析为URL返还给用户终端,使用户实现对资源的访问。这一切都在后台进行,对用户来说,无须理会资源地址的任何更动,面对的始终只是同一个DOI。理论上,DOI提供的资源链接具有永久有效性。”这样,链接失效问题就得以避免,应用于学术引用之中,则可以使引用文献的来源清楚确定,不会再发生无法找到出处的问题。 
  其次,DOI系统使数字文献具有唯一性。DOI的命名结构使每个数字资源拥有全球唯一的标志,这一标志是对资源本身的标识,而与资源所在地址无关,并且一经产生就永久不变。这样,就实现了对数字文献的永久性标志。DOI的结构式为:
./,一条斜杠将DOI分为前缀和后缀两部分,前缀中又以小圆点分为两部分。其中,
为DOI的特定代码,代表该DOI由哪个注册中心分配,目前都是以1和0两个数字代表。代表被分配使用该DOI前缀的出版机构或版权所有者。则由出版商或版权所有者自行确定,是一组唯一的字符串,用来代表特定的数字资源。 
  例如:一篇数字文献‘'Interfacial wavesdue to a sinzularity in a system of twosemi-infinite fluids”,其DOl编号即可写为:10.1063/1.2120447 
  如要在网上检索这一文献,就只需在DOI编号之前添加上http://dx.doi.org,即可构成这篇文章的完整的网址,在浏览器中输入这一网址,即可得到文献。如上面文献对应的http网址就是: 
  http://dx.doi.org/10.1063/1.2120447 
  对于学术创作,DOI系统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通过赋予每个数字资源独一无二的统一DOI编号,能够极大地提高和保障检索效率和精确性,而且这一思路也非常适应数字出版时代的学术引用需要。理论上讲,只要所有的数字文献都具有DOI编号,就能绝对保证数字化学术引用的精确度和严肃性。 
  三、结语细化引注写法、标准化数字文献这两个策略, 
  出版知识 
  一方面通过加强注释的精确程度,来确保学术引用的准确性与学术创作的完整性,一方面通过对数字文献进行标准化控制,来保障学术引用的精确程度和学术创作的严肃性,可谓各有千秋。在实践中,这两种思路是并行不悖的。学术创作拥有更长的历史传统,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固的体系性,进行调整的难度较大;相对而言,数字出版只有十余年的发展历史,更具弹性也更容易调整,因此,对数字文献进行标准化控制这一思路就显得更具可操作性。但目前来看,DOI系统的普及率仍然偏低。相对于欧美学术界,中国的学术文献拥有DOI者更属少见,利用APA和MLA的传统思路进行学术引用的仍属多数,在人文社科领域尤其如此。实际上,即使是APA标准和MLA标准,也提倡在注释中标注数字文献的DOI编号。中国的学术引用要适应数字出版形成的挑战,仍然任重道远。 
  (作者系东南大学艺术学院讲师、江苏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博士) 
  楔形文字:一种像楔子形状的文字。使用带有尖端的书写工具,压印泥板形成楔形笔画。大约前3500年盛行于整个美索不达米亚和近东地区。该术语来源于“楔”的拉丁语cuneus。 
上一篇:略论期刊编辑的博雅素养
下一篇:学术图书出版创新的案例